2020.01.17

《蛹保安康》談選後的關係修復與自我照顧

cover

 

談選後的關係修復與自我照顧

文/邱羣倫諮商心理師

 

選舉已經結束了幾天,但仍有許多人的心情尚未平復下來。昨天六個陣營發言人選後罕見齊聚,呼籲支持者相互尊重包容,這是過去選後沒有過的景象。從前年(2018)九合一選舉結束後,就有許多人對於公投結果不能接受,而出現激烈的情緒反應。今年選舉民眾的情緒也異常高昂,早在投票日之前,國人就處於「集體焦慮」,世代之間的焦慮各自不同,也因為這樣形成了不同的對立。直到選舉之後,很多人的關係都因此破裂。也因此臉書上有許多因為選後與家人關係破裂而成立的自助會社團。可見這次的選舉造成許多家庭、關係的斷裂。以下提供幾個方式來消弭這樣的情形:

 

 

1.     停止漫罵、友善溝通

 

無論選舉結果如何,雙方千萬不要相互挑釁,停止像是「你看吧!輸了那麼多票」或是譏笑對方支持的候選人輸了這樣落井下石的行為;或是因為對於與自己支持不同陣營的人情緒勒索「你以後沒有我這個朋友了」「以後你的生活費自己想辦法」。用這樣的方式溝通,非但無法了解彼此想法,也會讓彼此關係更遠,對立更加深。

鄧惠文醫師也說了:「大社會就是一個人格,最重要的是多元的存在我們從來不希望不一樣的聲音消失」。選舉反映的是台灣社會中不同的聲音,因此看到結果不如預期,第一時間固然會有失落。但更積極的面對處理方式是:試著去理解與接受不同的聲音存在,又或者是嘗試溝通與改變他們的想法。

若真的無法溝通,那也就放棄對話,但絕對不要有情緒字眼的謾罵,這都會加速關係的對立,無助於問題的解決。

 

 

2.     好好走完失落階段

 

庫伯勒-羅絲認為當個人遭遇到災難性損失上(工作、收入、自由),或是家人的逝去等失落,都會經歷失落歷程。若你所支持的候選人落選了,某種程度也是一種失落,想必內在也會經歷以下幾種情緒:

Ø   「否認」:「不會吧,不可能啊!」「怎麼可能會落選?」

Ø   「憤怒」:「一定是作票!」

Ø   「討價還價」:「如果能讓他當選,我什麼都願意做。」

Ø   「抑鬱」:「唉,幹嘛還要管這些事啊?反正我都要死了。」「我不想活了,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Ø   「接受」:「好吧!既然我已經沒法改變這件事了,就好好過生活吧!」

她也提出這些階段不一定按特定順序發生,也不一定會經歷其中所有階段。但不管怎樣都需要讓自己好好經驗內在感受,才有可能走到最後「接受」的階段。

 

 

3.     情緒的自我照顧

 

面對與親友間的情緒對立,除了一些溝通方式之外,懂得情緒照顧也很重要。以下也提供幾個方式:

Ø   減少刺激來源從負面情緒中調適,首先需要做的是「減少刺激來源」。因此,暫時關掉電視避免繼續觀看政論節目、出門走走、甚至好好睡一覺都是好方法。

Ø   內心的不開心或是不滿,可以與立場相同的朋友傾訴。有一個情緒出口也是重要的。

Ø   作息正常、避免刺激性飲食:當情緒不佳時,越要努力讓自己的飲食以及作息正常,這都有助於情緒的緩和。避免喝酒,這樣會加深自己的無助以及失控感。

 

這樣低落或高張的選舉情緒,必然會隨著時間慢慢好轉,短則幾天,長則一至兩週。如果情緒狀況遲遲無法改善,且連續超過兩星期,建議可以尋求精神科醫師、諮商心理師求助,改善因應心理影響生理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