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7

《蛹恆放映室》『致親愛的孤獨者』青春的罪狀中常藏著孤獨,長大後的孤獨藏著生命的厚度

cover

 

文:蔡羽柔諮商心理師

 

親愛的孤獨者

或許我們都在青春的時候懞懞懂懂,用許多自以為的想像去詮釋這個世界,和放大自己的特別。12歲時在同儕之間迷失,自我認同混淆,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是個受歡迎的人,在別人的眼中迷了路。20歲時抓不住人生目標,迷惘著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歡自己、希望有艘方舟帶你離開紙醉金迷的日子。

 

你可能做過一些傻事,有些人會被發現,但有些人安全躲過。被發現的那些人或許一輩子留下印記,成為別人如何看待他的烙印;即使躲過的,在心裡仍有著深深的愧疚和污穢,成為一個秘密,小心的裹藏,等著有一天能被安全的傾訴。

 

 

小的時候曾經犯過什麼樣悖乎道德倫理的過錯嗎?

現在回想起來,還能夠將那一頁輕輕地闔上嗎?

 

 

你也被過去困住了嗎?從被傷害的那一刻起,世界就像起了層大霧,迷幻的讓人沈淪,正因為人啊是這麼孤獨也那麼在失去後感到萬劫不復,不知道失足後的下一步要往哪裡去,彷彿是台脫軌的列車,開始駛向與眾人不同的地方,世界的轉動也失去了軌跡,好像只剩自己一個人那樣的無聲,許多內心的所求沒有回音也不能被理解。在那此刻,只能用想到的方式,笨拙的演出,期待自己能被關愛與在乎,有時不惜剝去羽翼,追逐著一絲光的痕跡。

 

 

你能夠原諒自己,和相信自己的未來仍有選擇嗎?



小薰像是年輕而孤獨的寫照,看似開朗隨性、及時行樂,內心卻是空乏寂寞。不知道自己喜歡的是什麼、不知道現在的生活是否真的快樂、不知道自己選擇這份工作的原因是什麼、不知道自己不離開的原因是什麼。因為看似沒有選擇,所以停留在原地,儘管在生存上或情感上,都是難受的,卻動彈不得。



「  孤獨沒有不好,看世界會比較清楚」

 

在孤獨的時刻,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更是要問問自己問題,沈浸在現在的生活和想要的未來中找尋。在書裡或許會找到一些答案,有些或許是對的,有些是錯的。但在裡頭,都能嘗試得到一些寬慰、渴望,以及和世界的連結。



在駱以軍的獨白裡,他說「會那麼孤獨,因為此刻的你一無可換」。在青春的共振中,如薄薄的切片,這樣的音調單調的如蟬鳴,只能自己共振自己,自己擁抱自己。但生命還那麼長,能夠長出足夠的厚度,能與他人交換,譜出不同的音調。有一天會知道,你那麼珍貴,只是現在的你還不知道而已。



小薰和2923的對談,似乎打開了彼此封閉的心門。2923說了他的過去,衝動和沒有理智的種種,是多麽憤怒的集合,讓小薰也察覺到她的故事裡,似乎失去了情緒,也失去自己。連開心也像是假裝,笑像是逞強。

 


2923
在小薰一次次的會客中,卸下沒有表情和言語的面具,有了生命。那是一個赤裸的故事被傾聽,並且沒被嚇跑、被接受的回應,小薰給他許多回饋,讓2923越來越認識他自己、也感受到真切的被關心,他這次是真實地笑,以及真心希望出去以後還能夠再見一面。

 

 

當故事被承接,當生命也能被共振,或許死寂的孤獨也能夠被等待,長出新的生命吧。我也是這麼樣的相信著。

 

圖片來源:〔致親愛的孤獨者〕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