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首頁 » 部落格 » 蛹保安康 » 正視PTSD 消防員們的災後心理重建之路

正視PTSD 消防員們的災後心理重建之路

文/張元祐諮商心理師

要怎麼獨自面對所有難題我已經用盡所有力氣

太多時候快不行

想要舉起白旗

(歌詞:因為是你Just stay with me)

台劇《火神的眼淚》漸漸喚起社會對消防員相關工作權益的重視。回顧近幾年的重大事故,2010年起至今,高雄氣爆、桃園新屋保齡球館、桃園平鎮工廠等事件,造成約有30位消防員殉職,一般民眾對於消防員工作的認識,多半不出是很辛苦、要冒著生命危險進火場等,但消防員的心理狀態,比多數人面臨更高的受風險。

以維冠大樓倒塌、太魯閣號出軌為例,消防員除了面對危險的環境外,還要持續重複的目睹罹難者支離破碎的遺體、面臨那些不管自己怎麼努力也救不回誰的無力感,在這樣的處境下,消防員成了罹患「創傷後症」(,以下使用此縮寫)的高風險族群。

PTSD的辨識

一般來說PTSD可能來自於當事人直接或間接的面臨與生死、人身安全有關的事件,或是經驗到巨大的創傷事件這類的情境下而產生,那怎樣幫自己評估呢?網路上搜尋PTSD就可找到許多相關的指標,李政洋醫師提供了一個較簡單的自評架構:

在過去一個月中,你有多頻繁會……

  1. 突然覺得或表現得好像該壓力事件真的再次發生(好像你真的回到那裡身歷其境)?
  2. 迴避那些令你聯想起該壓力事件的外在東西(例如:人、地點、對話、活動、物品或情況)?
  3. 煩躁的行為、暴怒、表現出攻擊性的行為?
  4. 感覺與其他人有所距離或是切斷聯繫?

計分方式:0 = 完全沒有 / 1 = 少許 / 2 = 中等 / 3 = 相當困擾 / 4 = 極度困擾,若總計6分以上就有罹患PTSD的可能性。(相關說明請參閱此處

那接下來的問題是:如果我懷疑自己有PTSD該怎麼辦?

寫給正在看這篇文章打火弟兄們

如果你是正在看著這篇文章的打火弟兄,很有可能你自己或身邊的伙伴就正在面臨這樣的處境,正在思考著是不是有什麼方式可以處理。

我從過去的一些訪談資料中發現,也許制度內有一些方式,例如大團體/課堂式的減壓課程或是隊內的泡茶聊天,立意是要協助你去處理這樣的狀況,但其效果可能其實不是那麼的好;譬如減壓課程,因為擔心被列管、貼標籤、被約談而在過程中難以去表達你的情緒或心情、在泡茶聊天時多數隊員是男性,也較難真實的去表達自己的感受,而使得這些方式的效果不佳甚至反而帶來額外的負擔。那怎麼辦呢?

以下是我的建議:

1.考慮藥物的使用

如果這些狀況,已經大幅的影響你的情緒、睡眠,甚至白天工作也難以投入的時候,也許可以考慮到身心科就診,透過抗、助眠類的藥物來協助自己先穩定狀況,不用擔心成癮的問題,基本上如果狀況穩定下來是可以減藥或停藥的。

2.尋求服務

有時單位內可以申請免費諮商,或在重大事件後也可能會有安心會談的服務,但如果你擔心使用單位內的資源會帶來負面的影響,也許你可以考慮使用自費的心理諮商,你可以透過各諮商所網頁尋找有創傷知情概念的心理師進行會談,一方面不用擔心眼光以及次數有限的問題,再者你也可以決定適合自己的心理師來做會談。

3.練習允許不舒服感受的存在

PTSD多半會引起我們生理與心理上的不適,從我工作的經驗中發現,當我們要消滅或逃避這些不舒服的時候,多半反而會讓它們更強烈,如果可以的話,試試看當那些不適感出現時,不要那麼急著消滅它們或是想要逃離它們,也許可以觀察一下當時自己的情緒感受是什麼?身體上的反應又是什麼?不管發現什麼,不用去評價這些感受的好壞,我們就只是知道有這樣的感受發生、存在,我們再把注意力調整到我們想要放的地方。

4.練習

在如此高壓的環境下,自我照顧對多數的人而言是必要但卻是陌生的概念,我們多半習慣善待別人,但較少善待自己,原則上,就是給自己一個讓自己可以安靜下來、接觸一下自己的內在、好好的與自己相處的時間與空間。自我照顧其實不是只是吃好吃的,買喜歡的這些而已,你也許可以試試冥想、正念減壓、瑜珈這些方式,這些方法帶來的感受可能因人而異,你可以都試試看,找一個能夠讓你覺得放鬆、安定的方法多練習就好。

對於多數人而言,面臨過度高壓的環境,我們相對有機會可以選擇轉換的可能,但對人力不足的消防員而言,可能很難想換就換,消防員可能是負傷前行的助人者,除了感謝消防員的付出之外,也希望這些關注、討論能夠使與他們工作相關的軟硬體、制度、保障都能比過去提升,別讓打火弟兄的折損繼續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