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4

別再問受侵犯者「為什麼不說?」

cover

分類:《蛹保安康》

文/王順輝諮商心理師

 

別再問受侵犯者「為什麼不說?」

 

  對於性侵害事件,社會充斥著許多想像,造就了許多的迷失,更有著許多的困惑。當新聞媒體報導性侵害事件時,看見許多匿名的網友留言評論「太扯了,怎麼會持續這麼久?」、「如果被性侵為什麼不早點講?」、「為什麼不求助?不報警?」......等等對於性侵事件及受侵犯者反應行為的質疑。

  許多人誤以為說出被侵犯是件簡單容易的事情,但真是如此嗎?舉個例子來想像:當你身旁的同事或長官在開黃腔讓人不舒服時,你願意直接去舉報他性騷擾嗎?或者看到公車上看到有人疑似被騷擾,你願意挺身而出嗎?可以的人很不容易,但是否如想像中的容易和輕鬆?對於採取行動制止或檢舉感到為難的人,是否能稍微體會那種糾結且隱微的不容易?

 

  不說,不是不覺得受傷,不代表可以接受,也不表示已經原諒對方;而是背後有著數不清的遲疑與困惑:說不出口、不知道怎麼說、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知道該跟誰說、不知道有誰會相信、不知道說了會怎麼樣(被報復)......等等存在於內心。當這些疑慮無法確定,心中的不安、驚慌與動盪就無法安定下來,也就無法如旁觀者一般冷靜且輕鬆的表達出來,更何況去符合我們想像中的求助標準程序。

 

 

回到實務現場,看過許多令人心疼的原因,聽過很多讓人心碎的理由,在不斷地嘆氣與無奈中整理出下列幾個原因,為何受侵犯者時常開不了口:

 

被威脅

受到施暴者的恐嚇要脅,若向他人求助或報警,將會有危及受侵犯者的後果或報復。例如:威脅散佈私密資訊、威脅傷害身旁的人、威脅會遭受慘動的報復......等等。

 

害怕被報復

遭侵犯後,處於恐懼與擔憂再次受害的狀態中,擔心向他人求助會引起施暴者的報復或傷害。例如:擔心對方知道會再次傷害自己、擔心對方找上門、擔心會有難以想像的可怕後果。

 

對系統的忠誠議題

家內性侵或權勢性侵的體制(組織、團體)系統中有他人知悉侵犯事件,卻依然維持秘密的氛圍,並透過系統或家庭的群體壓力讓當事人堅守秘密的平衡狀態,以表示當事人對於系統的忠誠,若洩露出去則會感到有罪惡感。

 

擔心破壞系統完整性

家內性侵或權勢性侵中常見,對於家庭完整或系統(組織、團體)形象有一定程度的情感與責任,擔心波及其他非相對人或破壞系統的整體完整性,而選擇不公開求助。剛開始會誤以為只要自己承擔一次後續就不會再發生,但也容易陷入長期性的被侵犯循環,直到被發現揭露。

 

感到羞愧

社會文化對於性的隱諱態度與避談的氛圍影響個人對於性意義的解讀,在遭受到不當的性侵犯動作後,受侵犯者往往會感受到被套上性的負向標籤,例如:不(夠)好的、不乾淨、骯髒的、不貞、不完整的...等負向價值認同,因而使受侵犯者感到羞愧、自責與不知如何啟齒。社會主流價值對性的態度常常促使受侵犯者更難以將傷痛說出口。

 

經濟及情感的依賴

與施暴者相識,且在經濟上提供支持或情感上有所依靠,揭發後可能影響到生活或身心上的安定性,破壞原有系統或關係的穩定平衡,也讓人更加難以說出被侵犯的事實。例如:家庭經濟支柱或主要照顧者成為施暴者、伴侶在未經同意下的強制性行為、職場的主管或前輩的性侵犯......等都是。

 

不相信有人可以幫忙

遭逢殘忍的侵犯暴力,造成內心極度衝擊與創傷,摧毀受侵犯者對於人的信任感;若施暴者是熟識的人或家人,更會讓受侵犯者無所依靠,頓時間難以相信他人,畢竟連熟識親近的人都這樣傷害自己,還有誰是值得信賴的。例如:平時照顧自己、幫助自己最多的人成為了施暴者,那到底有誰還值得相信跟可以求助的。

 

不知道找誰幫忙

人的內在有一定的壓力承受程度,當身心承擔超過足以負荷的創傷衝擊,會讓人頓時失去反應的功能,陷入麻木、抽離、一片空白的解離狀態;受侵犯的當下往往會感受到難以抵抗的壓迫與暴力衝擊,也讓人陷入過度驚嚇的空白、失能狀態,忘記尋求協助的能力,也無法判斷或思考誰能幫助自己回到安心又安全的狀態。

 

不知道怎麼開口

再次提及與回憶被侵犯的歷程是痛苦的,即使知道自己被侵犯了,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又該如何述說,情感與認知處在矛盾與衝突的膠著。許多回憶的畫面痛苦不堪,有些不想回憶、有些過度痛苦而由潛意識自動深埋心底,導致記憶畫面破碎不完整,甚至無從表達,漸漸的就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擔心被責備

學校與家庭教育中時常提及或叮嚀「自我保護」,卻未能說明「自我保護固然重要,但若不幸被侵犯,能尋求幫助更重要」。讓許多受侵犯者當下也會出現「是不是我沒有保護好自己」、「被侵犯我是不是也有責任」、「我是不是沒做好」的自我質疑,因而擔心遭到他人責備。很多時候身旁的人過於焦慮的表達關心,對於受侵犯者來說更像是在責備,也讓他/她更難說出口。

 

擔心不被相信

性侵害罪證的蒐集難度、性侵事件的破碎記憶、回憶受侵犯過程的痛苦、施暴者的權力地位、施暴者的威脅報復、受侵犯者的身心狀態、社會對於性侵害的既定印象......等等及許多因素,都讓陳述事實變的更加艱難,也讓受侵犯者擔心自己的說詞不會被採信,甚至許多家內施暴者或權勢加害者會透過自身的權力、話語權來影響旁人的判斷,讓受侵犯者陷入更加無力的發聲狀態。

 

被帶離的未知

容易發生在未成年的受侵犯者身上,擔憂家庭或依靠的系統崩毀,自己可能會被帶離家人或重要照顧者的身旁,因此決定獨自承受痛苦與迫害,認為總有一天一定會脫離惡夢,卻也時常因此持續被侵害多年。

 

 

  還有許多複雜卻未提及的原因,都讓這些辛苦承擔傷痛的收侵犯者無法開口為自己發聲,無法為自己求救。不是他們不願意求救,而是許多的情境、擔憂與考量讓他/她們開不了口。如果你願意伸出援手幫助他/她們脫離那恐怖的地獄生活,你可以試著這樣做:

 

1.知悉(疑似)性侵害相關事件請通報113,寧可做錯、不要錯過!

2.除了教育「要自我保護」,還請多加幾句「如果被傷害不是你的錯,你可以找我求助,我不會罵你。」;也請務必做到不責備、不教訓!

3.相信他/她說的事實,詢問他/她需要的協助,肯定願意表達的勇氣!

4.確保受侵犯者當下的身心安全,以及後續的安全性,避免再次受傷害!

5.允許受侵犯者表達自己的紊亂情緒與想法,好好陪伴傾聽;除非當事人需要,否則不要急著給建議!

6.協助受侵犯者尋求需要的資源(警政、社政、法律、醫療、關係陪伴)

 

 

  陪伴者也要照顧自身的狀態,需要時記得求助專業人士,別讓自己的狀態破壞了陪伴的品質,也別因為陪伴而耗損了自己!

  願意陪伴,也給予合適的陪伴,才是陪伴受侵犯者最好的方式!謝謝願意來理解為何不說,以及如何陪伴當事人的你!

 


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幫我們分享讓更多人看到: